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学习园地 > 专家声音 > 做盲孩子们的引路人
做盲孩子们的引路人
作者:佚名   发布时间:2006-02-21   点击数:17144  字号: T | T

    我在师范读书时,老师让我们体验盲人一天的生活,带上眼罩的那一刻,眼前一片漆黑,无助、害怕统统向我袭来。一天下来,已狼狈不堪:被面汤扑一身,脚上擦破了皮,脸上被树枝刮花了。一天的黑暗体验让我痛苦万分,而盲人的黑暗却是一辈子的。从那时起,我就下定决心,要做他们的引路人。

    一九九九年,我终于有了这个机会。那一年学校让我做盲部一年级的班主任。新生报到那天,孩子们长相极其可爱。长得高的已经超过了我,,矮的还只有一米出头。大的已有15周岁,小的只有七周岁。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,有安徽的、义乌的,还有慈溪和宁海的,十三个孩子十三个样。

    和孩子们初次见面,我让他们互相介绍,说说儿时的趣事和自己的理想。说起理想,他们话匣子打开了,一个个把小手举得老高,有的想做人民警察,有的想当工程师,有的甚至想做飞行员------望着他们天真烂漫的神情,我被感动了。有些连健全人都难以从事的工作,他们却脱口而出.他们就像一口口没污染的井水,清澈、甘甜,但喝起来透心的凉。我就这样开始与幼稚可爱的一群孩子生活在一起,感到肩膀上的责任沉甸甸的。

    在这个大家庭中,我既是他们的老师又是他们的“妈妈”,既要教他们学习,又要管他们的生活。从这群孩子身上,我有过许许多多的“第一次”------第一次像“妈妈”一样给他们擦背洗身;第一次清理他们裤子里的粪便,甚至第一次帮行动有障碍的女生换卫生巾------

    记得2002年的一个夏季,丙兵的眼睛意外受到撞击,视力严重下降。为了保存他那么一点点的视力,我带着他四处求医,请眼科专家会诊。因为我知道,1.5的视力降低到1.2那并不可怕,而 0.2的视力如果下降到0,那是多么的可怕。我很明白这可怜的视力对他意味着什么,我要帮助他。因为我是他的老师。由于他的父母都是外地人,工作十分繁忙,一时抽不出时间来照料他,因此,我充当了母亲的角色。在住院治疗期间,丙兵是每天听着我的脚步声醒来,握着我的手入眠。

    六年来,我和孩子们朝夕相处,形影不离。直到今年做产,我才与他们分开。

    孩子们很想念我,就像我十分想念他们一样。听我的同事说,孩子们表现很好,他们都嚷着要来看望我。但被我拒绝了。过了几天,他们借了生活老师的小灵通给我打电话。电话那头声音很多,班长冬冬兴奋地说:“柳老师,我们全班同学要送你一份礼物。”“什么礼物?老师不要。”我怕他们破费,立即谢绝。这时又传来了许多孩子的声音:“老师,别担心,这是同学们共同努力得到的,是一份特殊的礼物。五项评比我们班得了盲部总分第一,拿到了流动红旗,这是我们为你拿的。”“你现在对我们放心了吧!”“我们不会给你丢脸的。”“您要好好保养身体!”-----孩子们你一句我一语,抢着说,一直不肯放下话筒。最后还是在我的要求下才依依不舍地和我说再见。为着这份特殊的礼物我流泪了。这是感动的泪,开心的泪,骄傲的泪。

    和孩子们相处的日子里,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,但每当回想起那些与孩子在一起故事,尤其是那些许许多多的“第一次”,我就会在心底里涌起爱的浪花,也会想到自己的一分责任。 因为“教育的事业是爱的事业,师爱是超越亲子之爱,友人之爱,因为它包含了崇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”。

    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这过去的年年岁岁中,我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一个妻子,一个母亲。时光流逝了我的青春,岁月改变了我的年轮。但是,唯一不变的就是我和这些盲孩子之间的爱。我相信冰心老人的话:“有了爱,便有了一切。”

    各位领导、各位老师,予人玫瑰,手留余香。因此,爱别人也就是爱自己。让我们去爱那些需要爱的人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宁波市聋哑学校 柳奇君